加入收藏
您好,欢迎来到上海山微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官网!
留学服务专线:
86(021)64276081
相关动态
大利留学国际生和计划生解析
2020-06-29
image.png

由于现代科技起源于西方,这套专业名词体系和表述方式会比国内教材的描述体系还原更多科学史的本来面貌并更接近科技演化的本质,但这仍然与培养学生的“国际视野”相去甚远。 

诚然,欧美的教育理念教学方法和课程设置有很多可取之处,结合未来出国留学的升学导向,以我国课程标准和英美澳加某一国的课程作为基准来融合扩展建立国际化学校课程体系并无不可。但关键在于如何融合,如何扩展,如何选取,如何侧重,怎样才能实现培养“具有国际视野的中国人”这个根本目标?

“国际”不是西方的某一国,也不是中国+西方某一国,甚至不是传统意义上东亚+欧美的东西方二元论,而是整个世界。世界现存的大型文明体系除了发源于希腊的西方文明和发源于中国的东亚文明,还有源于中东的伊斯兰文明体系和印度文明体系,除此之外还有拉美和非洲的若干小型文明。

而在主流文明体系内部,日本与韩国的文化各具流变特色与发源地中国又不尽相同,欧洲大陆国家如德法意与英美又不尽相同,中东地区的社会问题与逊尼派什叶派关于伊斯兰文明和宗教的理解差异联系密切,印度的种姓制度和印度社会的经济就业与性别歧视密不可分。

世界的人口分布与年龄组成是怎么样的?2050年时非洲、拉美和东南亚的人口将占据世界总量的百分之几?这与我国一带一路倡议有什么关系?世界上各种能源是如何分布的,这如何影响了地缘政治和经济?我们为何要和非洲与拉美国家加强联系?类似这些社会科学问题的从浅到深的探讨和思考或许才是真正与“国际视野”四个字相切题的。

“国际视野”的培养需要从课程体系上进行顶层设计,并与日常常规课程教学结合起来,指望用“花边课”或者几个外教就培养出国际视野是不现实的。

我们现在常讲PBL(Project Based Learning)教学和跨文化跨学科教学,在确立研究问题之前,我们需要先明确我们想让学生思考的世界是什么范围的,也就是搞清“世界”的定义 ,这个定义可以在教师的引导下从小到大从浅到深地不断拓展。

比如从我们的日常生活到我们的国家,再到西方欧美国家,再到整个人类社会,*后到人与动植物和环境的整体。随着“世界”定义的不断扩展,学生的视野和思考也会以该问题为载体不断延伸和升华。

相较于理工科的问题,社会科学问题往往更适合作为PBL跨学科研究的标的,比如资源能源问题、饮食多样性、气候问题,还有*近热门的垃圾处理问题,都可以涉及物理、化学、材料、政治、经济、历史、艺术等多个学科,非常适合合作学习或开展讨论辩论。而与之相对,仅仅从科技出发的问题若不加入人文社会的背景就会显得单调且难以展开。

“国际视野”指的是一种思维方法而并非肤浅的等同于“了解国外事物”。所以国际视野的培养并不是“国际教育”的**,它可以也应该融入任何现代教育体系。这种思维方法更关注世界大背景下人类不同文明、经济、社会之间的联系。

譬如我们的国学课程,在讲到禅宗思想的时候是不是可以结合佛教在印度的诞生和消亡以及东传的演变史来一起讨论;在讲到中国古代神话故事的时候,是不是可以与日本神道教“万物有灵”的多神崇拜进行类比。

再比如中国历史课程,讲到先秦轴心时代的时候是不是可以对比中国哲学先贤和希腊哲学先贤的思想来分析东西方思想的源头差异;讲到宋元历史的时候,是不是可以从少数民族的角度来讲一讲历史和文化,从资源气候的角度带来一些对冲突的辩证思考,不要一说就是抗击胡虏,恢复汉室,毕竟我们是一个多民族国家,中华民族并不只有汉族。这些都有助于“国际视野”的培养。

“国际视野”的背后其实隐含着平等的思想和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关注,而平等或许是中国学生*需要学习的思想之一。

我们需要从中国古代的自负和近代的自卑中走出来,平等的去关注世界上的文明和人群,了解他们的想法,找出文明间的共性和不同,识别并抵制各类偏见,从更大的地理层面和更久的历史层面上进行思考。

只有拥有“国际视野”,我们才能区别什么是“民族主义”、什么是“民族精神”;我们的孩子才能从被分数竞争和消费主义包裹的个人小世界中走出来,学会关注社会并怀有改变世界的责任感与热情;我们的民族才能把先贤倡导的“和而不同”的共赢思维传承发扬。

“国际”二字是“国际教育”不同于其它的起点,也是“国际教育”育人的终点,更是现代教育的理想和目标。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只有购买过该商品的用户才能评论。
  • QQ咨询
  • 电话咨询
  • 13821753974
  • 86(021)64276081